您现在的位置: 信用鹤山 >> 个人信用 >> 个人红名单 >> 正文

《凡人大爱》江门华叔: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
作者:佚名    文章来源:南方日报    点击数:358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4/7/14

    在别人眼里,59岁的谭杰华有一个奇怪的三口之家。自己残疾,妻子走了,独自把孩子拉扯大已经够不容易的了,竟然还收养了一个智障的孩子。这样的一家子,是怎样生活的?腿走路不便又清贫的华叔,为何幸福指数却远超平常人?

    华叔的家位于鹤山市一个老旧居民区,是政府提供的廉租房。房子一室一厅,装修简陋,屋里最新潮的设备是华叔为儿子谭尚德工作添置的一台台式电脑。爷俩在这里一住就是24年。华叔是土生土长的鹤山人,一出生就患有马蹄形足内翻,不能像常人一样行走。他不得不常年穿一双拖鞋,走路一瘸一拐,但他却乐观地说:“过去病情严重时我只能光着脚走路,连鞋子都穿不进去,现在好多了。” 

 1971年,初中刚毕业的华叔进了鹤山烟丝厂做零工。1976年,鹤山烟丝厂转型,华叔离开工厂,开始自学电器知识,搞起了电器维修。其实凭着一双手艺,华叔养活一家人并不成问题,然而命运却让他经历了不少风雨。华叔1984年结了婚,两年后,他有了自己的儿子。没想到的是,他的儿子德仔在三个月左右大时发了一场高烧,因延误了治疗导致脑瘫,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能躺在床上度日。

 孩子八岁时,华叔与妻子离婚,只剩华叔一人拖着行动不便的腿既当爹来又当娘。几年前,华叔用20多年来辛苦攒下的一点积蓄为儿子做了一次手术。术后,德仔能够下床走路了,还在当地的特殊教育学校上了六年学。瘦瘦的德仔见到陌生人很害羞,不像华叔那么健谈。不过,现在德仔只需在家对着电脑办公,每个月能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,给华叔减轻了不少负担,华叔觉得现在的生活已经很好很知足了。

    在华叔家中,除了阿德,还有一位特殊的儿子。他叫阿亮,是一名智障少年,已经在  华叔家生活了整整10年。阿亮其实是小区里另一户人家的孩子,就住在华叔家对面的楼,和德仔差不多年纪。2004年,阿亮的父母离异,法院把他判给了其父亲,但父亲丢下阿亮不管,独自一人到广州打工,后来在广州重组了家庭,妈妈也不知所踪。那天是2004年4月,华叔记得非常清楚,早上8点多,阿亮敲开华叔的家门,一个劲说饿。好心的华叔给阿亮煮了粉。谁知吃饱后,阿亮说想住在这里。那个时候每个月只能挣200元,加上政府给的300元低保金,勉强够华叔父子维持生活。再养一个人?实属不易。但华叔回答阿亮说:“喜欢就住着吧。”从此,这个特殊的家庭又多了一位特殊的成员。住下来的第三天,华叔发现,阿亮抽筋抽到翻白眼吐白沫,赶紧送到医院,才发现这孩子还有癫痫。华叔没有嫌弃他,反而更加细心的照料他。十年中,阿亮的癫痫竟然控制得很好。

    在华叔住的这栋楼里,有许多像华叔一样的低保户。华叔被大家看成“楼长”。这个“楼长”不是管事儿的,而是跑腿的。自从搬进楼里,华叔就开始几十年如一日,义务为街坊邻里奔走办事。邻居办低保证、计生证,房屋续租、申请房租减免、水电费减免等事项,都找华叔。到后来,楼里有几户人家放心地把钥匙交给华叔保管,方便华叔为他们办事。华叔家隔壁住着一位72岁的老阿婆刘四,她跟华叔认识三十几年,如今无儿无女,丈夫在2005年去世。平日里遇到什么困难,她都找华叔帮忙,电费、房租、电视费都由华叔代缴,低保金也是“华叔”帮她领回来,她甚至把自己的存折也放在了华叔那里。

    其实在很多人看来,华叔也是一个需要照顾的残疾人,但华叔不但坚强乐观的活着,他还用自己的力量在反哺着这个社会。华叔从不因为自己的不幸而怨天尤人,面对种种厄运,他反而坚强乐观地独立支撑起残缺的家,数十年如一日地帮助他人,华叔用行动诠释着积极的人生态度、感恩的生活信念。

文章录入:cx    责任编辑:cx